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24年从萌芽到风口再起:全球陌生人社交编年史

四、2011-2014年:移动互联网时代,陌生人社交井喷


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和普及,移动互联网时代悄然到来。加上LBS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,陌生人社交行业瞬间变得性感。


从2011年开始,移动互联网诞生了一个又一个平台级的陌生人社交产品,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和各式各样的形态。


2011-2014年上线的主要陌生人社交产品


1. 2011年,陌陌:中国第一款“约炮神器”


2011年8月,陌陌第一个版本上线,定位为一款基于地理位置、满足用户陌生人社交需求的移动产品。


走心还是走肾,这是关于陌生人社交产品与生俱来的争议点。而早期的陌陌,在定位上无疑选择了后者。


以认识附近的人为切入点,陌陌抓住了很多男男女女的神经。这种近在咫尺的诱惑,成就了陌陌的荷尔蒙生意。


“约炮神器”陌陌的用户量一路飙升:2012年1月28日,陌陌用户达到100万。半年之后,2012年8月1日,陌陌用户突破1000万。当年12月,陌陌用户突破2000万。三个月之后,这个数字达到了3000万。


而这个时间节点上,曾经相继推出附近的人、漂流瓶、摇一摇功能的微信,已经开始转头去搞朋友圈和微信公众号去了。


经过两年多的快速扩张,根基渐稳的陌陌开始寻求品牌上的转型。2014年5月,陌陌推出十四张“洗白”海报文案,力辩自己不是“约炮神器”,强调兴趣交友的属性,同时在画风上直怼微信。


2015年,陌陌还请贾樟柯拍摄了一支广告,讲述三个年轻人通过陌陌找到同好的故事。


虽然后期为了挽回品牌形象,陌陌耗费了大量的力气与成本。不过回过头来看,陌陌当初的选择也无可厚非,它毕竟在夹缝之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
事实上,陌陌从一出生就面临着炮火的洗礼。当时的国内社交市场,QQ和微博风头正盛,人人网的活跃度依旧很强,米聊和微信也已经初露锋芒。在后续的发展中,微信迅速崛起,米聊和人人网几乎淡出人们的视野,甚至微博也在冲击中几近殒命。


另外,陌生人社交本来就属于一种较为敏感的情感需求。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膨胀和野蛮增长,整个行业甚至都被挂上了“约炮”的标签——利来国际agTinder也不例外。


2. 2012 年,Tinder:滑动匹配交友开创者


“他长了一张让人想左划的脸。”在美国,这句话可以表达对一个人颜值的否定。


2012年,Sean Rad和Justin Mateen创立了Tinder,开创了“左滑右滑”交友产品的先河。


面对异性照片,左滑无感,右滑喜欢。彼此喜欢则配对成功,接下来就可以聊天了。


2012年9月的开学季,Tinder在南加州大学的校园里发布。不到一个礼拜,下载量达到4000,成为校园的当红话题。两位创始人于2013年被Forbes选为 “30-Under-30”。


不少人分析,简单的互动界面是Tinder成功的关键因素。从注册、登陆阶段开始,Tinder就力求简化用户的“工作”,成为用Facebook账号登陆的先驱。登陆后设置位置、性别、照片,然后就可以开始约了。


另外,这种模式还降低了人们对于“被拒绝”的恐惧。Tinder只显示配对成功的对象,看不到拒绝你或已被你拒绝的对象,这无疑会让人非常轻松。可以说,Tinder在产品设计和用户心理洞察上都做得极为出色。


经历了六年多的发展,Tinder已经成为欧美国家最受欢迎的约会交友软件。目前,Tinder的日活超过1000万,每天产生200亿次滑动,完成16亿次匹配,每周帮助用户实现100万次约会。


通过Tinder寻找伴侣和约会,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普遍的方式。Tinder的成功,也让“滑动配对”成为后来无数的陌生人社交产品效仿的模式,Bumble、探探、MICO都有此功能。


3. 2014年,Bumble:一场撕逼大战催生的女性向交友平台


说起来有些狗血,Tinder和Bumble曾有过一段纠结的历史。


Bumble的创始人兼CEO Whitney Wolfe Herd曾是Tinder的高管,也是Tinder的联合创始人Justin Mateen的前女友。


2014 年 6 月,Whitney表示她的前老板兼前男友 Mateen持续对她进行辱骂和威胁,公司还剥夺了她联合创始人的头衔。她一怒之下起诉了Mateen,最终Mateen被迫辞职。


除了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权益,Whitney还打算从商业上与Tinder抗衡。她于2014年离开Tinder并推出了Bumble,承诺为女性提供更安全的约会体验。


Bumble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:让女性率先行动。该应用的特点是需要女性首先采取行动,发出第一条信息。凭借独有的切入点,Bumble获得了大批女性用户的欢迎。


对于交友平台而言,女性用户无疑是更加值钱的,能够带来7倍于其数量的男性用户。2016、2017两年,Bumble的下载量增长了570%。根据分析公司App Annie的数据,2017年,Bumble已成为美国下载量第三大的约会应用。


Match Group曾向Bumble提出了4.5亿美元的收购报价,但被Bumble拒绝了。有人说,是Whitney一手改变了约会动力的基调。Bumble的成功无疑为陌生人交友产品提供了另一种思路。


4. 2014年,MICO:土豪也寂寞


陌生人社交从2011年开始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,在欧美和中国市场大获成功。但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,在保守、内敛的世俗社会里,线上的陌生人交友需求反而更加旺盛——MICO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。


2014年,在中国互联网公司扎堆出海的时期,一款叫MICO的产品上线,它的第一站便是阿拉伯世界。


在中东国家,在街上搭讪这样的场景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,线下的娱乐方式也非常匮乏。现实生活中,他们比中国人更加保守,这也意味着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线上社交。


另外一点不容忽视的是,中东是一片土豪遍地的富庶之地,是互联网产品吸金的优选市场。


CAPM模型根本没用 下一篇:没有了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